千亿配资-

配资助手 配资开户 2022-04-10 21:45 13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陈一良|杭州报道7月以来千亿配资,沪指突破3000点大关千亿配资,市场做多情绪被点燃,两市日成交额连续超万亿元。每当股市出现行情,各种违...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杭州 报道

7月以来千亿配资,沪指突破3000点大关千亿配资,市场做多情绪被点燃,两市日成交额连续超万亿元。

每当股市出现行情,各种违法违规的场外配资平台就会活跃起来。不过,监管部门这次走在了场外配资平台的前面。

5月下旬开始,北京、四川、天津、上海、福建、青岛等地证监局连续公示、查处上百家场外配资平台。

打击场外配资,监管从未手软。其中,监管部门查处杭州恒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恒生网络”)非法经营证券业务一案,被业内认为是典型案例之一。

6月24日,恒生电子(600570.SH)发布了一则《关于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进展公告》,称公司子公司杭州骆峰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骆峰网络”)于6月23日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法院认为骆峰网络破产主体适格、破产原因具备,依照相关规定,法院裁定受理骆峰网络的破产清算申请。

2020年6月24日,骆峰网络向法院指定管理人浙江凯麦律师事务所办理了相关移交手续,已被管理人接管。

在国内配资市场上,谈起骆峰网络,可谓寂寂无名,但提及恒生网络,则是无人不晓。

而这个“骆峰网络”正是更名之后的“恒生网络”。

2015年9月,恒生网络因场外配资违法,遭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被没收违法所得1.32亿元,并处以3.98亿元巨额罚款,在同期遭处罚的企业和机构中,恒生网络的罚没金额高居榜首。

由于恒生网络研发的HOMS交易系统在当时场外配资领域影响巨大,累计交易金额以千亿计,因此,在2015年,恒生网络一度被市场戏称为“场外配资主角”。

涉场外配资,肆意规避监管

2015年,A股迎来一波牛市行情,沪指一度突破5000点。

然而,6月中旬开始,A股市场波动性明显加大,10个交易日之内,沪指跌幅超20%。2015年6月19日、26日及29日更是3次出现“千股跌停”。

对于此轮牛市,有人称之为“资金牛”,也有人称其为“杠杆牛”千亿配资:场外配资等方式增加了市场的资金供给,加速了市场上涨幅度,而市场下跌时的强制平仓也加大了下跌势能。

场外配资,一般是指配资公司将证券账户和资金借给投资者用于证券交易,并收取利息的行为。

2015年6月3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表示,部分场外配资活动对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安全带来较大风险,涉嫌违反账户实名制、禁止出借证券账户等相关规定。

当时,HOMS系统在场外配资市场上被广泛运用。

据恒生电子公告,HOMS是一个为私募基金开发的技术工具。恒生电子于2012年5月正式上线HOMS系统,其目的是为适应阳光私募等中小资产管理机构提升投资交易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的需要。

HOMS系统具有的开立证券交易子账户、接受证券交易委托、查询证券交易信息、进行证券和资金交易结算清算等功能具有证券业务属性。通过该系统,投资者不在证券公司开户即可进行证券交易。

杭州场外配资从业人士王强(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HOMS系统可以将一个证券账户下的资金分配成若干独立的小单元进行单独交易和核算,业内称其为伞形分仓功能,也就是股民常说的“拖拉机账户”。再结合虚拟账户、交易者身份隐匿、交易行为不易被监管等特点,能够较好满足场外违法配资公司需求,因此大量场外违法配资公司依托HOMS系统与券商合作,以委托资金管理等名义提供杠杆交易,绕过金融监管,使资金获得几倍的杠杆进入股市。

“HOMS系统是为阳光私募设计的,但却被配资公司广泛应用,主要在于这个系统太适合应用在配资领域了,对于场外配资公司来说,通过这套系统进行交易可以避开实名开户程序,降低场外配资经营风险,系统里还有针对交易信息的‘阅后即焚’功能,监管无法核查交易数据。”王强说,HOMS系统为了抢占配资市场,还组织团队针对配资市场需求进行研发,推出专门版本供配资客户使用,账户极易获得,但需按交易量缴纳一定费用。

“当时恒生针对HOMS系统做了很多广告,只要打个电话就能联系上恒生的销售人员,交了钱就能拿到账户,但要根据交易量万分之一左右的比例给公司费用。”王强说。

王强介绍,2015年,在民间资本充裕的杭州,部分P2P企业在发现HOMS系统的风控优势后,也基于HOMS系统推出了大量配资业务。

王强认为,恒生网络的HOMS系统所具有的功能在技术上并不复杂,这套系统之所以能够在配资行业内广泛应用,或许和恒生电子长期涉及金融、证券领域的软件开发有关。

“恒生电子在券商的核心交易系统,包括银行的综合理财系统方面有一定研发经验,很多券商、金融机构的IT系统都是恒生做的,所以它做的HOMS系统能够把配资公司的需求和券商系统很好地衔接在一起,券商也比较信任恒生,这是恒生的优势。”王强说。

遭立案调查,罚没总额近4.4亿元

2015年,随着牛市行情的来临,恒生网络大赚一笔,但同样随着股市大跌,恒生网络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由于股市暴跌时大量配资账户遭平仓,HOMS系统一时间被指为股市暴跌“元凶”。

2015年7月12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出手打击违规配资。

《意见》要求,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应当严格落实证券账户实名制,严禁账户持有人通过证券账户下设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等方式违规进行证券交易等。

7月13日,中国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恒生电子杭州办公大厦,约谈多位高管,负责HOMS系统的相关高管是重点约谈对象。

千亿配资

7月16日,恒生电子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发布实施《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后,公司迅速安排控股子公司恒生网络落地各项具体措施,一是关闭HOMS系统任何账户开立功能,二是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所有功能,三是通知所有客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

其实,当年7月初,已有多家券商切断配资公司通过HOMS系统连接到证券公司的端口。

而对于市场指责HOMS系统是“引发股市震荡主力”,恒生电子矢口否认。

公司发布的《HOMS平仓交易情况说明》显示,从2015年6月15日到7月10日,沪深两市单边交易总量约为28.86万亿元,而同一时期HOMS总平仓金额为301亿元,占两市单边总交易比为0.104%。

恒生电子认为,这一数据可以证明,“HOMS系统被称作引发股市震荡主力的说法是不客观,也是非理性的。 ”

对此,杭州当地券商从业人士方斌(化名)认为,从恒生电子披露的平仓金额数据来说,HOMS系统总平仓金额在两市单边总交易额里占比确实不高,但从监管部门事后罚没的非法所得金额来看,HOMS系统在市场中的影响确实很大。

“恒生网络会按客户证券交易量的一定比例收取费用,一般是万分之零点五到万分之一点五,而监管部门最终确认没收的非法所得达到1.09亿元,这个收入如果扣除软件销售等非法收入,再以交易收费比例进行倒推,依托HOMS系统实现的累计交易金额至少是千亿级别的,有市场甚至认为在3000亿至4000亿元以上。”方斌说。

违法事实已经发生,恒生网络很快遭立案调查。

2015年8月18日,恒生电子公告称,子公司恒生网络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恒生网络涉嫌违反证券、期货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恒生网络进行立案调查。

9月2日,证监会发布对恒生网络的最终核查结果公告。公告称,恒生网络开发运营的HOMS系统,包含子账户开立,提供委托交易、存储、查询、清算等多种证券业务属性的功能。恒生网络明知客户经营方式,仍向不具有经营证券业务资质的客户销售该系统,提供相关服务,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时任恒生网络董事长刘曙峰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总经理官晓岚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证监会进而对恒生网络开出巨额罚单。

2016年12月13日,恒生网络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被“没收违法所得 1.09亿元,并处以 3.29亿元罚款”。

破产清算或是最好结果

恒生网络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咨询和服务,以承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系统应用管理和维护等,HOMS系统是其核心产品之一。

核心产品被叫停,同时面临巨额罚单,恒生网络随即陷入停摆状态。

2017年至2019年,恒生网络的净利润分别为-373.99万元、-125.87万元、-185.6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恒生网络账面净资产为-4.24亿元。

那么,总共近4.4亿元的罚没款项,恒生网络又缴纳了多少千亿配资

2019年11月19日,恒生电子披露的关于恒生网络所涉处罚事宜进展公告显示,恒生网络实际缴纳的罚没款项仅为2529.74万元,尚未缴纳余额为4.14亿元。

公告同时表示,恒生网络部分银行账户已被冻结,公司已无法正常持续运营,处于净资产不足以偿付罚没款的状态。

由于始终未足额缴纳罚没款项,2019 年 11月 18 日,恒生网络还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失信决定书及限制消费令,公司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对于恒生网络的控股母公司恒生电子而言,破产清算,或是这家已失去核心竞争力的子公司最好的出路。

“市场曾经猜测,恒生网络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直接破产清算,另外一条就是由恒生电子代缴罚款。”方斌说。

恒生电子是一家国内领先的金融科技产品与服务提供商,聚焦金融行业,主要面向证券、期货、公募、信托、保险、私募、银行与产业、交易所等金融行业提供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恒生电子上市于2013年,注册资本超10亿元,市值超千亿元。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年度营收达38.72亿元,实现净利润14.16亿元,可谓“实力不凡”。

恒生电子完全有能力为恒生网络缴纳上述罚单,但其显然选择了放弃。

方斌认为,问题的原由或在于恒生网络的核心产品触犯监管红线,暂无合适的应用场景,目前环境下已无为其代缴罚款“续命”的必要。

近年来,监管可谓三令五申禁止场外配资业务,HOMS等相关配资软件失去市场。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纪要》)。《纪要》认为,场外配资业务主要是指一些P2P公司或者私募类配资公司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搭建起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的融资业务平台,将资金融出方、资金融入方即用资人和券商营业部三方连接起来,配资公司利用计算机软件系统的二级分仓功能将其自有资金或者以较低成本融入的资金出借给用资人,赚取利息收入的行为。

《纪要》指出,除依法取得融资融券资格的证券公司与客户开展的融资融券业务外,对其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与用资人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相关规定,认定为无效。

“恒生网络是有限责任公司,可以依据《公司法》承担有限责任,破产清算可能是它最好的结果,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可能减少它的破产对恒生电子产生不利的影响。”方斌说。

方斌推测,恒生网络改名之举,可能也是为了减少其破产对恒生电子母公司的影响。

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20日,杭州恒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企业名称变更为杭州骆峰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面对数亿元的罚金,踩了监管红线的恒生网络“资不抵债”,无奈选择破产清算,这对于众多场外配资平台可谓前车之鉴。

责编千亿配资:周琦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推荐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