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泰配资--

配资助手 配资开户 2022-05-10 14:04 6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邹松霖|北京报道彼得·林奇曾说象泰配资:“股市下跌就象科罗拉多一月的暴风雪一样平常象泰配资,如果你有准备象泰配资,它并不能伤害你。”...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邹松霖 | 北京报道

彼得·林奇曾说象泰配资:“股市下跌就象科罗拉多一月的暴风雪一样平常象泰配资,如果你有准备象泰配资,它并不能伤害你。”

然而象泰配资,仁东控股的投资者象泰配资,显然并没有准备好,就遇到了比暴风雪更猛烈的股价崩塌。

连续13个交易日跌停,股价下跌三分之二,市值蒸发超200亿,近30亿元融资盘无法卖出,投资者哀鸿遍野,“人均亏损一辆跑车”。

12月9日,深交所发布《关于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至此,融资盘按下暂停键。

股价闪崩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国资入驻一年“无所作为”,“分手”立即引发股价雪崩?

11月17日,仍在高歌猛进中的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原实际控制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决定终止海科金集团(海科金集团,全称为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淀区国资委是其实控人)对仁东控股为期一年的协议托管,公司实际控制人重新变更为自然人霍东。

正是这一纸公告的声响,引发了一场大雪崩。

回顾一年短暂“婚史”,仁东控股在国资入主后,股价一年上涨超过惊人的300%,“比茅台还稳”。但两方“联姻”后刚过第一个纪念日就分道扬镳,仁东控股失去了光鲜的国资身份,顿时一落千丈,变成“最强绞肉机”。

国资身份、股东支持带来的差别有这么大吗?

统计学基础知识不断提醒,时间上的相关,不一定就是因果上的相关。

一年前,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与海科金集团签署股份委托管理协议,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2000万元,同时海科金集团将以提供融资及增信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经营、并购重组等,在托管期内提供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

海淀国资入驻,投资者对此满怀信心,这并非没有道理。

此前,海淀国资曾先后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通过综合授信提供担保、现金受让债权等方式,带来实打实的巨额资金支持。如果海科金集团能够按照协议给仁东控股注入资金、整合资源,甚至收购上市公司股权,无疑将带来巨大价值。

但故事走向却偏离了预期,看起来,海淀国资似乎对仁东控股并未花什么心思。

在回复深交所要求说明与海淀国资托管到期后未续期的具体原因问询函时,仁东控股除了说些体面话: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实施受到一定限制等等。其也透露,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

而就连这区区1.45亿的委托贷款,也是有条件的——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金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的一家子公司作为担保。

资金支持只是名义上的,股权转让更是无从谈起。海科金把自己的口袋捂得紧紧的,几乎没出钱没出力,空手套来了一年2000万托管费。

再看看仁东控股自身的经营表现。2019年至今,仁东控股一直增收不增利。2020年连续三个季度亏损,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2192.30万元。

官网显示,仁东控股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融资租赁、互联网小贷等五大板块。作为一家以第三方支付为支柱性业务的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原因除了银行通道手续费、第三方服务费等营业成本增高外,业务合规成本也居高不下。

两年内,仅子公司合利宝已四次收到人民银行的罚单,拖累经营业绩。

与此同时,公司还面临巨额债务问题。

三季度末仁东控股流动负债合计23亿,其中三个月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21.42亿元。而未受限的货币资金仅有0.51亿元。于是,在10月末仁东控股未能如期偿还兴业银行3.5亿短期贷款本金。

如此看来,国资光环加持的一年里,仁东控股既没有得到任何有力支持,自身基本面也乏善可陈,股价却在没有逻辑支撑的情况下,一路狂飙。

象泰配资

景华系、德御系赚够离场,一场心照不宣的赌博游戏?

而就在股价自2019年11月偏离基本面上涨的期间,已有人悄然而退。

今年5-9月,正值仁东控股股价“高歌猛进”之时,仁东信息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卖出658万股,减持金额超2亿。

而自2019年开始,“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也开始不断减持仁东股份。截止目前,虽然上述资本方手中仍持有一定数量仁东控股股份,但在一轮轮股价上扬过程中,资方基本已赚的盆满钵满。

但“聪明钱”的动作,似乎并未得到散户足够重视。

今年三季度,仁东控股股东户数增长5000户,相比上半年末几乎翻倍。但是,因为仁东控股十大流通股东累计持有比例一直在一半以上,筹码高度集中,因此,这种情形下,仅凭少量换手,就能对股价产生明显影响。

跑步进场参与狂欢的大量散户,在一字跌停中,丝毫没有解套的机会。

事实上,因没有机构持仓、K线完美得不真实,仁东控股是“庄股”的说法早已四处流传。也有媒体称,一名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已被上海警方控制,而其很可能与仁东控股坐庄高度相关。就事实细节,《中国经济周刊》致电仁东控股核实,截至发稿电话并未接通。

“庄家只是借用了国资介入的一个机会,作为炒作的借口。但是公司股价定价是不理性的,有人为操作的痕迹,这不是国资委的原因,投资者心里也应该都明白,有一定的赌博心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

实际上,除了仁东控股以外,近期出现股价“断崖式”下跌的其他个股几乎都存在类似的“心照不宣”:公司基本面明显走低,估值虚高,不乏有投资者带有投机心态。

例如,12月1日以来,大连圣亚连吃5个跌停、朗博科技(国内主要汽车空调压缩机轴用密封圈和O型圈供应商)连吃8个跌停;昊志机电、金安国纪、梦网集团等多股“闪崩”跌停。

彼得·林奇另有一句名言:通常,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内公司业绩与股票价格无关。但长期而言,两者之间100%相关。

坚持价值投资,敬畏市场和风险,这种在平时听起来像是“废话”的投资理念,在“妖股”兴风作浪时,却像是一记警钟。

责编:杨百会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推荐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