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广播剧剧本

时间:2021-03-06 08:26来源:文学汇粹

短篇广播剧剧本(一)

旁白:现在我要带你去认识一个穿雨衣的女人。(打雷下雨声)旁白:又是一个令人烦躁不安的雨夜。小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文明天就能够到家了。叶文比小茹大9岁,是个生意人,妻子几年前去世了。他和小茹是在去年结的婚,那时叶文的生意非常成功,就在近郊买下了这栋二层小楼。(敲钟的声音)墙上的大钟敲了十下,雨还在不停的下着。

(敲门声)

小茹慵懒"诶?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啊?"

旁白:来到门边,她透过门镜向外看去,一个穿雨衣的女人站在门外。

小茹:"你找谁?"

女:"这是叶文的家吗?"

旁白:小茹打开了门。

小茹:"哦,他去外地了您有什么事进来谈吧!我是他妻子。"女:"哦,不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小茹:"他明天下午到家,您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女:"没有,明天晚上我再来吧!"

旁白:说完那女人淡淡的笑了一下

女:呵呵。

旁白:眼神里闪现出意思怪异的光,转身走了。小茹关上门愣愣的站着,她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小茹:"这女人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啊?好像是在哪见过?"旁白;小茹这样想着走到了窗边的一个柜子前,她轻轻的打开了柜子的门朝里看去,有一双眼睛在死盯盯的看着自己,那是叶文已经死去的前妻的遗像。

小茹:……是她!没错就是她!那眼神几乎一摸一样,还有还有那左脸颊上上的痔。刚才那个穿雨衣的女人不是也有一颗同样的痔吗!怎么回事?

旁白;小茹猛地关上了柜子的门。这一夜小茹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那个女人的脸总是在眼前浮现。

小茹:她究竟是谁呢?她该总不会是那个死去的女人吧?(打雷下雨声)不!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旁白:天刚亮,小茹就接到了叶文的电话。电话很匆忙他说正在和外商进行一个重要的谈判,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回来,小茹这一肚子的疑团和惊悚还来不及向叶文倾诉,电话已经挂断了。这讨厌的啊!已经下了一整天,令小茹感到心烦意乱。傍晚5点多钟的时候,小茹约了几个朋友去饭店吃饭,叶文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做。不过今天她故意回来的很晚,她担心那个女人再来造访,当出租车驶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午夜的十二点半了。雨停了天还阴着,小茹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女:"才到家啊?"

小茹:"谁?"

小茹猛地按亮了电灯,在沙发上坐着那个穿雨衣的女人。一张苍白的脸,一对失神的眼睛放出幽幽的光。那雨衣帽檐下路出一碰乱蓬蓬头发,几乎挡住了她的眉毛。

小茹:"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女:(笑)十点钟的时候我来找叶文,我敲了几下门没有人来开,我一推门就开了,屋里没有人我就坐在屋里等了一会儿。怎么叶文他还没回来?"小茹:"他。他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回来!你找他到底有什么样的事啊?"女;"哦,没什么过两天我再来吧!以后出去可得锁门啊!"旁白:那女人用干瘦的手撩了一下头发,走了。小茹懵了明明自己走的时候锁了门的,小茹:怎么……怎么会这样呢?这女人一定有来头旁白;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了小茹的心头。她关了电灯锁上房门,悄悄的跟了出去。那女人就在不远的前头,她走进了一幢还没有竣工的大楼,小茹也壮起胆子跟了进去。一楼,二楼,三楼,那女人在一阶一阶的走着。小茹就这样跟随着,她生怕自己发出任何响动。(打雷下雨声)又下雨了,还打起了雷。伴随着沉闷的雷声,那女人走到了顶层——七楼。这时一道闪电照亮了这漆黑的楼道,小茹看见在自己面前正对着自己的就是那女人微笑的惨白的脸!(打雷下雨声)小茹险些叫出声来,楼道里瞬间恢复了黑暗。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小茹分明看见那女人还在缓缓的走着。六楼,五楼,四楼,那女人开始顺着另一侧的楼梯向下走了。小茹就这样蹑手蹑脚的跟着。快要到一楼的时候,小茹被脚下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一哈腰险些跌倒,等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前面的那个人不见了。

小茹:"恩?那去了?"

旁白:小茹怯怯的下了几级台阶,站在了一楼。是不是她已经走出了这桩楼了,小茹向前走了几步。她把楼门拽开了一道小缝儿。

小茹:"诶?什么东西在门口?"好像是个长方形木头箱子。

旁白:小茹索性打开了楼门。天啊!那里是什么木头箱子那是一口棺材!

小茹:"啊……"

旁白:小茹大叫一声,她几乎昏了过去。

小茹:难道难道那女人真的是鬼?这棺材这棺材就是她的家?

女:"你是来找我的吧?"

小茹:"谁?"

旁白:小茹猛地转过头去,身后正站着那个穿雨衣的女人。那女人向自己走来了,小茹看见这女人好像是抱着自己的遗像。"女: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笑)"旁白:小茹病倒了,这回她病的很重。叶文日夜守护在她的身边,不再让她受任何打扰。因为这回小茹的精神分裂症更加的严重了,她所看到的世界跟所有都不一样。令叶文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半个月前,选择了一个和前妻长的很像的生意合伙人,而自己因为忙碌而忘记了自己与她约定的日期,而让小茹在那个雨夜独自接待了这位不速之客!(打雷下雨声)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引荐的穿雨衣的女人……

短篇广播剧剧本(二)

男:今年冬天,特别的冷,冷的让人觉得似乎要发生些什么。

莫名奇妙的,居然真的有一个陌生人走进了我的世界!

(手机铃声)

(男生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摸索着拿起手机,用沙哑的、睡意朦胧的声音接听)男:喂,谁呀?

女:回,是你吗?我终于打通了,这三个月,你的手机都是停机,你去哪里了?

男:你找谁呀?你打错电话了!

(挂电话)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女:回,出什么事了吗?

男:不是和你说,你打错电话了。(开始不耐烦了)女:你在睡觉吗?

男:你打错电话,挂了?神经病!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男孩几乎抓狂,不耐烦的接起就说)男:喂,要我说几遍呀,不是说你打错电话了吗!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对方,一个憋着气的男低声传来)

小伟:喂,哥们,我小伟呀,你还不来开会啊,老板都发飙了,快来啊!

男:哦,小伟呀,开会啊,啊!!开会!完了完了,又要挨骂了……男:我是广告公司的一名业务员,生活在这个很多人都梦想的大都市里,每天奔波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见形形色色的人,说言不由衷的话。很多时候,我都是烦躁的,因为见惯了虚伪的面目,我开始怀疑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是真的,尤其是爱情。

(酒吧里,低沉又华丽的音乐响起,只是压抑。)调酒师:雷子,来了。

男:嗯, Liqueur利口酒

调酒师:心情不好呀,要这种烈酒,给,可别借酒浇愁啊。

男:哎,啰嗦啦

:男:Liqueur酒,是这个著名酒吧里最烈的酒,也是我最喜欢的酒。它浓烈的味道,每喝一口都像冰山的尖渣直刺皮肤,渗进皮肤里的每个毛孔,一直冰到心底,我喜欢这种强烈的刺激,它可以让我在这个冬天,感觉到一点点的温暖。

调酒师:雷子,喝不少了吧,回去了

男:嗯,88

男:冬天的这条街上,总是可以看到一对对相拥的情侣,他们的笑容是那么甜蜜,可是谁又知道,他们笑容背后隐藏了多少潜在的不安分。

今天,我失恋了,相爱六年的女友,在机场打来电话,说我们不合适,(苦笑)不合适?究竟,两个人要用多久才能证明彼此合适呢?六年的感情,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情比金坚,(苦笑)只是在那一刻才清楚,感情一直都是最脆弱的,任何时候,都有合适的理由说我们不合适。爱情。向来,谁都笃定不了。

(手机铃声)

男:喂,谁呀?

女:回

男:怎么又是你,小姐,你打错电话了

(挂电话)

(手机铃声)

男:怎么又打来了?挂了

(手机铃声)

男:还真是固执啊,一遍一遍的打

(手机不停的响,那个陌生的号码,打来,挂断,再打来)(终于接起)

男:"喂,你到底要怎样啊,不是说你打错了吗,打错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一个人想清静一下都不行吗,没完没了,纠缠不清了。

(良久的沉默)

女:回,我好想你。

(冷风吹来,似乎有些清醒了,电话里安静的声音,无助,又倔强。)男:喂,小姐,我再说一遍,你打错电话了。

女:回,不要走好吗?我好想你。

男:她,也是被爱情抛弃的可怜人吗,两个失恋的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

男:小姐,你也失恋了吗?我们,(无奈的笑)还真是有缘呀。

女:回,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吧,我一直找不到你,你去哪里了,我只能每天拨你的电话,直到那天终于通了,你回来了吗?

男:小姐,这是我刚买的新号码,可能是你男朋友原来用的号码吧,可是,你认错人了女:回,我已经把小牧养的壮壮的了,它的毛很坚硬,眼睛也变大了,你说要我把自己还有小牧都养胖起来,可是我还是那么瘦。知道吗,小牧总是用舌头舔我的手心,以前你告诉我,当感觉难过的时候,就轻轻的挠手心,那样快乐就会来了,小牧是不是听到了呢,它知道我每天都好难过,它也想让我快乐起来,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

男:用手心抓住快乐,那样做,可以吗?

女:回,你教了我好多快乐的方法,你是不是知道,你走了,我就很难快乐起来。

你说,对着镜子叫你的名字,就会不自觉的笑起来,你说,想哭的时候,在心里想你的样子,就不会哭,你还说,你的酒窝是自己用食指钻出来了的。

知道吗?每天我学着你的样子,对着镜子钻酒窝,可是钻不出酒窝,却能钻出一大堆的眼泪。然后我拼命想你的样子,不停的叫你的名字,回、回,可是你却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你骗人,我一点都没有快乐起来,最后我还是哭了……男:爱情里,总会有很多美好的童话,我们都曾傻傻的期待对方一个微笑,都曾会痴痴的幻想专属于两个人的美好未来,可是,现实里,却有太多的不确定。

(音乐)

男:我开始努力的工作,我要踏踏实实的为自己去奋斗,我想用现实里获得的物质,来填补心底无止境的空洞,那样,我才会觉得安稳。

而,那个失恋的陌生女孩,像一颗蒲公英,轻轻地飘进了我的生活,不经意的打扰,又默契的彼此信任着。因为我们都是缺爱的人吧。她将所有的思念都寄托在这个曾经熟悉的电话号码上,她固执的怀念着过去的一切,那我呢?或许只是想从她身上找寻曾经的自己吧。

(手机铃声)

女:回,今天,我回到了我们的母校了,一切还都是老样子,拥挤的食堂、排队等候的学生、牵着手的情侣。

只是那棵刻了我们名字的老榕树,它枯了,皱裂的树皮看的我好心疼,你也觉得很可惜,是吗?以前的时候,我们总是坐在老榕树下,听音乐、背单词,夏天,强烈的阳光就被斑驳的树影挡去了。秋天,总是有松松的叶子铺在我们的脚下,那个时候,真好!

操场上的双杠被重新刷成了蓝色,还记得我从上面摔下来,你呢,总是可以很随意的翻上翻下,像猴子。

女:回,今天下雨了,滴滴答答,像你在我耳边轻声唱歌,偶然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你还记得吗?

那天下午,我路过篮球场,莫名奇妙的就被你手上的篮球给砸晕了,因为我低血糖,而且那天中午还没有吃饭,当时把你吓坏了吧。我醒来的时候,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了,清秀的脸庞、透亮的眼睛,还有好听的声音,你带着坏坏的笑容对我说:喂,还好吧,我叫严回,放心,你要是被砸傻了,我会负责到底的。你的一番话,吓得我赶紧又闭上眼睛装昏了,只听到你咯咯的笑,我偷偷的看你,发现你有一对小虎牙,真好看。

后来你才告诉我,那天你是故意的.,因为你想认识我,可是又不知道怎样引起我的注意,眼看我就要走过去了,一着急,你就直接拿球朝我砸过来了,真是傻瓜。

回,你在远方,还好吗?我又想你了。

回,今天我收到了学生们送我的一束花,是他们亲自上山上采的。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我发现自己和你一样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们了。

男:回忆总是甜美的,即使分开,我们也不曾忘掉过去的一切,从来不曾刻意的寻找过,却不知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深深珍藏在心底了。

(手机响起)

回,降温了,别忘了多添一件衣服。

回,我也要去乡村支教了,你说过那里的孩子更渴望知识,他们的眼睛,很透彻,所以你选择做支教,知道么,其实我很崇拜你呢。

男:生活中,有了寄托,日子都会过得快一些。第二年的春天,我已经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过度成为公司的总经理了,我的奋斗获得了应有的回报,我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很多时候,我还是烦躁的,尤其当我一次次接听那个女孩打来的电话,我越来越感到不安。我已经从过去的感情泥沼中挣脱出来了,可是,她呢?事实上,是我在欣然享受一个失恋的女孩对他前男友的关心,甚至阻碍了女孩的清醒。我要终止这样的游戏了,女孩,早该重新开始生活了。

(手机铃声)

女:回,今天我给孩子们买了新的铅笔,孩子们都好开心啊。

男:我,不是回

女:还有,我们今天……

男:我不是回,我不是你的回,听我说,你该清醒了,已经这么久了,你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呢?严回已经走了,他不要你了,你们已经分手了,说不准他都已经结婚了,生了孩子,你还这样痴情的守着他的电话号码,有什么意义呢,清醒吧,我不是你的回……(良久的安静)

女:对不起!

男:终于,我那样做了,女孩再没有打来电话,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在爱情里,认真的人,总是更容易受到伤害,可是,受了伤,总该要痊愈的,她,已经清醒了吧?

男:生活还在继续,终究我们都是活在现实里的人,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办公室里)

同事1:喂喂,现在的社会还有这种人啊,看报纸,4月25日,我市开元村一小学教室坍塌,一名年轻的支教女教师为救学生被埋废墟。而半年前,她的男朋友某大学研究生也是因为在农村支教遇到同类事故,为救学生,英勇牺牲。哇,还真不愧是一对情侣呀。高尚,高尚!

同事2:真的假的呀,他们叫什么名子?我们也了解了解。

同事1:女老师叫夏小朵,男老师叫严回,名字挺好听的啊!

男:严回!这么熟悉的名字,严回!是他吗?一刹那,竟感觉,恍若隔世,还有那个叫夏小朵的支教老师,会是同一个人吗?

男:翻开两个月没有联系的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电话号码,突然的,竟不敢拨通,怕听到冰冷的机器回应。夏小朵,是你吗?

(手机铃声响起),

男:是她!居然是她!那个失恋的女孩居然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喂,夏小朵,不,你,还好吗?

(良久)

男:喂,你好,我是小朵的母亲,小朵已经在昨天就离开人世了,她在临终前要我一定给您电话,她让我谢谢您,在小回离开的那半年,你能接听她的电话,小回和小朵从大学就开始谈恋爱,我本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哎对不起,这孩子就是这么任性,她打扰您了……男:原来,他们的爱,一直都在,只是我不知道。

男:我是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生活在这个很多人都梦想的大都市里,每天周旋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只是,我不再烦躁。我不再怀疑世上还有没有真爱,我知道,有,一直都有,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不论在哪里,爱一直都在。

短篇广播剧剧本(三)

剧情介绍:当今社会,由于父母对独生子女的娇惯使孩子们缺乏宽容、谅解,所以常常因为一些小事情发生不愉快,本剧讲述的是一些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孩子在老师的精心引导下,改掉了缺点,学会了宽容。

演员介绍:

叶清华:女,任性刁蛮。

柏 露:男,淘气,爱搞恶作剧,不受欢迎。

张 宁:女,心直口快。

韩明轩:男,说话直,口没遮拦。

李雪晗:女,斤斤计较。

郭晟嗣:男,性股内向。

班 长:女,活泼、开朗,有组织能力。

老 师:女,年轻,有爱心。

第一场(地点:教师内)

开 场:(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有秩序的走出教室,来到操场上做游戏,张宁、叶华清二人在整理书本,柏路在看漫画书。)刘 洋:叶清华,快点,轮到你了。(www.fwsir.com)(十分着急)叶清华:这就来。(一边收拾书本,一边急匆匆的往外走,不小心把张宁的本和文具弄掉了)张 宁:站住,真讨厌,你给我捡起来。

叶清华:说谁讨厌呢,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自己捡吧!我来了。(说完,跑到操场玩了起来。)张 宁:(狠狠的瞪了叶清华一眼,一边捡一边说)全班我最讨厌你了,再也不理你了。

第二场 (地点:操场)

柏 露:瞧瞧,瞧瞧,这不,班里女生又吵起来了,为了那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多没劲,什么?你问我是谁?提起我,在全班可是相当有名了,我——人送外号"淘气大王",班里同学成天向老师反映,不是说我不写作业啦,就是不值日啦,你说他们烦不烦,尤其我的同桌,成天嚷嚷要换座,成天不理我,我还不理他呢,踢球去喽!哎呀,踢着人了,赶快跑。

韩明轩:(在操场跳绳)哎哟,疼死我了,是谁踢得,你没长眼睛啊?

柏 露:说谁呢?你才没长眼睛呢?不就踢了你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争执起来,此时上课铃声响起)

第三场 (地点:教室)

(上课铃响,同学们回到教室内,迅速坐好,学生韩明轩小声哭泣,柏路课桌上乱七八糟,摇着椅子,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老师走进教室,环顾四周,走到韩明轩面前)老 师:怎么了?

韩明轩:(摇头不语)

柏 露:别装了,不就是被球踢了一下么,有那么严重吗?不行的话就去医院,我家有的是钱,多少吱一声就行。

老 师:请大家做好,不要议论。

李雪晗:老师,我请求换座位,柏露太讨厌了,我不想和他一座(老师刚发表意见,尹叶举手,老师示意她发言)尹 叶:我也建议给柏露换座,他上课总说话,影响我们小组的荣誉。

(小组同学纷纷附和:对……就是……让他走!)老 师:大家静一静,柏露的座位已经换了好几次了,你们觉得他应该和谁坐呢?(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陈 欣:让他一个人坐。

刘欣鹏:让他一个人坐。(全班哄笑,同学们又议论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阅读全文